学校办公电话:0318-7068855
0318-7068856
做好教育科研工作的“下半场”
发布日期:  2013-08-07 19:00    点击次数: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各种各样的球类比赛,往往分上半场和下半场。有些球队开局不错,上半场打得很好,然而由于各种原因,下半场没有组织好,或者没有发挥好,结果球队并不能取得很好的成绩。

  借用球类比赛上下半场的划分,我们也可以将教育科研工作区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教育科研工作者的文献综述、选题、申报、研究和结题,均可以称之为教育科研工作的上半场,教育科研论文写作、宣传、推广等工作,均可以称之为教育科研工作的下半场。教育科研课题在重视上半场的同时,还需要重视下半场的工作,这样教育科研工作才算完整,也才可能真正有价值。这既是教育科研工作的需要,也是实现教育科研社会价值的需要,还是提高教育舆论科技含量的迫切要求。

  做好教育科研的下半场工作,需要深刻领会每一项教育科研成果的核心。社会极为关注教育工作,这种关注既可以成为教育发展的精神动力,也有可能干扰教育事业的发展。作为教育特别是教育科研工作者,要学会在舆论面前表达教育心声,学会与社会沟通,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展示在社会面前,争取社会对教育的理解与支持。这需要探索科学适用、符合大众需要和习惯的表述手段,从而达到让科学引导教育、让教育引导社会、让学校引导家庭,实现“让社会舆论成为教育发展的精神动力”的目标。

  现在教育舆论问题非常重要,可是在教育宣传过程中,简单地宣传成绩已经很难达到目标,必须直面教育热点、难点、敏感和盲点问题,在这些问题面前,应该体现教育工作者的智慧和勇气。这些都需要提高教育宣传的科技含量,现在常规的表述方式单一,特别是受学术论文国家标准的规范,作为社会科学的教育科学很难适应这样的需求。

  我国教育实践中蕴藏有丰富的教育思想,然而长期以来有些人误认为基层教师、校长研究水平低,没有多少成果,以至于有些人发出了中小学教师是否需要从事教育科研的疑问。其实,不是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水平低,而是用习惯性的“学院”标准去审视他们,因为他们的很多思想是难以概念化的,这样他们丰富的思想就被忽略了。事实上,每一个校长能够在他那个局部领域脱颖而出,是有其独特之处的,只是我们缺乏新的表述手段去承认他们而已。

  为什么我们常常从国外去引进教育理论,却暗示我们这里没有。在要造就一批杰出教育家的今天,笔者想说,不是我们没有,而是我们的教育基本理论中还没来得及解决这一类教育科研成果的表述问题。

  这几年,对国外教育理论与教育经验的介绍很多,有些人言必称西方,看不到中国教育的成就,看不到中国教育工作者对改革教育、发展教育、提升教育所作出的努力,常常发出中国教育落后、教育理论落后的声音,其实是因为我们用“学院”的标准去对待,用“学院”的术语去表述鲜活的教育实践经验、表述教育实践中的科研成果,因此很多有价值的教育科研成果没能凸显出来。

  经过改革开放以后多年的发展,教育理论成果非常丰富,然而教育理论的价值并没有得到充分实现,是对教育科研成果的极大浪费。而这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表述上受“科学主义”的影响,按照自然科学的方式进行规范,以为通过数学推导就能够得出对教育的理解,致使有相当一部分成果晦涩难懂,不能充分实现其价值,需要引进新的表述理念和操作手段进行改造。

  教育理论要发展,必须实现教育理论与社会环境之间的交流。然而,现在经常出现这种情况:教育研究成果进入核心期刊,然后进入图书馆,在图书馆里“睡大觉”,过几年以后,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些教育科研成果仅仅成为“子孙后代”引用的文献。为了教育理论的发展,需要打好教育科研的下半场,实现教育科研成果表述方式的创新。基本思想就是不仅为了学科建设表述教育科研成果,还要开拓面向大众的教育科研成果表述方式。

  多年来,教育实践工作者对教育理论是有需求的,然而,现有的教育理论表述方式晦涩难懂,削弱了教育理论对教育实践的影响力。其实,在教育行业工作,很多人与我有同感,教育事业的科技含量需要提高,教育科学需要在全社会普及,当然首先需要在教育界普及。这些,均需要创新教育科研成果的表述方式,打好教育科研工作的下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