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工作 > 教学理论 >
学校办公电话:0318-7068855
0318-7068856
教师要有“工匠之心”
发布日期:  2016-05-08 16:44    点击次数: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在很多人眼里,“匠”可能是实用的,也是精巧的,但绝不是艺术的。“匠”是规矩、束缚、再现的代名词,他们守成有余,创新不足。伟大如韩愈也要鄙视匠人,他说:“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这里的“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就是我们所说的“匠”。
鉴于此,很多老师勇敢地喊出口号:不做教书匠!
但这些年,我们实在被口号和愿景害苦了。从教育的角度来说,人人都不做教书匠,谁来踏踏实实地教书呢?不想当教育家的老师不是好老师,但全部老师都做教育家,却是危险的。
这些年,我们的创新理论层出不穷,今天学苏联,明天学老美,后天学日本、芬兰、新加坡……我们被创新理论吞噬了,忘记了教育不就是教书育人,何有他哉?
我们常常说要更新我们的教育观念。其实教育观念不在于新旧,而在于真假。
孔子的“教学相长、因材施教、有教无类”旧不旧?叶圣陶“教是为了不教”旧不旧?这不都是教育的真谛,任何时候也不会过时。但我们被创新绑架了,很多好的东西,因为不具有创新的要素,就被我们毫不犹豫阉割了。这些年,我们就像猴子掰玉米一样,掰一个扔一个,最后既没有传承,也谈不上创新,教育变成了一个十足的死魂灵,无根也无叶,有魂也无魄。
    不妨具有工匠之心,就做一个教书匠吧。
    对教育者来说,具有工匠之心,第一是要耐得住寂寞。
人生很多事急不得,你得等它自己熟,教育更是如此。教育中我最在乎的就是“悟”,“悟”需要闲暇,需要毫无压力,需要安全感,需要舒张,也需要时间来保证。
做教育,就得像个手艺人,沉浸在专注,激情和挥汗如雨的光阴里,享受这件事情本身所带来的痛苦和幸福。没有痛苦的教育,不值得一提,没有幸福的教育,不值得一过。但这一切都需要时间,需要发黄岁月的慢慢积淀。
世界再嘈杂,匠人的内心却绝对需要安静和安定,面对大自然赠予的素材,他们只有先成就它,然后才有可能成就自己。
真正的教育者,绝不追求所谓的多快好省。所谓的高效课堂,不过是教育功利化赤裸裸的表达。教育不是工业,而是农业,像中世纪古老的庄园生活,缓慢从容,教育就像怀春,就像缓慢成熟的爱情,种子和灵魂都喜欢安静,在和煦和温暖中,春风化雨,潜滋暗长。
第二是要聚精会神,认真打磨。
工匠之心能够过滤俗世的种种杂念,最重要的是,它能净化人生而为人的最大弊病---自私。当教师怀着工匠之心做事时,一言一行都会融入教育者的人格魅力,教育美在聚精会神,美在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曾经拜访过罗丹,那时候,茨威格还是一个三流作家,无论怎么努力和挣扎,就是突破不了自己的瓶颈。
罗丹热情邀请茨威格去自己乡下的雕刻室去看作品。但他却突然像疯子一样,沉浸在一尊已经完工的女性半身像前,喃喃自语,手里拿着粘土,不断修改,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罗丹沉浸在自己的作品中,忘记了茨威格和整个世界,直到三个多小时后,罗丹才恍然醒来……
这是茨威格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使得茨威格深刻认识到自己在文学道路上之所以不顺,就是因为功利心过重,以致作品浮浅急躁,深度不够。从此,茨威格成了另一个匠人,聚精会神,慢慢打磨,沉静得如同一块苔藓斑斑的石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经典作品,源源不断地出现。
第三还要有一颗简单的心灵。
大道至简。匠心就是用简单的心做最单纯的事。喜欢匠人,尊崇匠心,喜欢他们匠心独运,熟能生巧,也喜欢他们巧夺天工。靠手艺过活,不需要辨识与选择,无争,无怨,直面无常,将人生以最简单的方式进行下去。
世界是复杂的,唯有用极简的心,才能造出世界上最美的物件。这是生活的哲学,也是生命的辩证法。极简,当然不是单调,更不是乏味,而是用沉静的敬畏之心,塑造出有灵魂的活生生的作品。
是的,我们的教育艺术也是如此。
真正古老的教育,都是手工的,杏坛之上,弦歌不辍,老师们耳提面命,一张嘴,一块黑板,三尺讲台,一支粉笔写春秋。